抒情散文内容页

  • 散文随笔
  • 优美散文
  • 抒情散文
  • 经典散文
  • 爱情散文
  • 感悟生活
  • 伤感散文
  • 写景散文
  • 名家散文
  • 灵魂,爱

    时间:2020-04-23 20:22  作者:颜真儿  热度:
      

    (一)

    “今日,咱们来说一些,含糊、依许深入到魂灵的某些事物吧”。 她戴着深深的黑纱檐帽,静静地坐在红木椅子上叩指轻敲,和着远方的钟声幽远漫漫响起。

    “我曾经在书上看过荆棘鸟的故事,这是一个,十分美的故事”。美丽的,静静的,深深地哆嗦了我的身体,眼眶亦不由为它湿润,那是一种被叫做,欢欣钟情、怜惜而心寻觅的味道,故事自哀伤而美丽,恰如其分的,说出了爱和痛的肯定。

    “那是一个传说,说的是有一只鸟儿,它终身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悉数生灵的歌声都愈加美丽悦耳”。

    “从脱离巢窝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寻觅着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休憩下来。然后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棘刺上,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在岌岌可危的时刻,它超脱了自身的苦楚,而那歌声居然使云雀和夜莺都相形见绌。这是一曲夸姣的歌,曲终而命竭。但是,整个国际都在静静地谛听着,天主也在天穹中浅笑。由于最夸姣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交换。”

    合上书罢,每回读完了这个故事,她的心就会跟着杂乱一些,周边的韶光,似乎也跟着为它停止默哀了,“这真是一个,很夸姣的故事啊,你们说,对吗”,那是一种多么深入的绝恋啊,深入到骨子和魂灵里的悸动,我的心发出了一阵阵哆嗦的呜鸣,似乎听到了它在不断地哭泣,不断地欢欣吼叫着:我爱啊!我爱啊!我爱我的歌声!

    荆棘鸟啊,荆棘鸟。你是多么的令我悲怅而深爱着,美的让人落泪盈眶,美丽的!让人怀有寻觅,情亦犹难自。

    假如,有朝一日,我也找到了我的光,我是否有勇气用一切的、仅存的、悉数的生命和岁月去爱它,献予它。

    人世安静了,故事早已完毕了,她静静地半倚在红木榻上,悄悄闭上双眸,想起了焰火淬尽前的绚烂,想起了黎明前的乌黑,莫名的浅淡烦恼挂起,让她的端倪间,染上了一丝丝看不清的疲倦。

    (二)

    她垂着眼眸,画着圈儿逐渐说道:“许多时分,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想要找寻什么,仅仅含糊感觉,它是一种像梦相同的东西。回头提到“荆棘鸟”,其实它不是第一个,令我心灵震慑的物事,第一次,那仍是在早年时分,我看过的一部电影,至今,它都是我最宠爱的一部电影——《霸王别姬》”。

    寻霸王别姬,起先是由于喜欢戏曲文明,去看霸王和虞姬,后来我爱上了程蝶衣和段小楼的故事,与其说爱段小楼和程蝶衣,其实我爱的只需蝶衣,仅仅蝶衣。不过,没小楼成不了蝶衣的梦,和爱恨终身......

    “蝶衣。悄悄读着,含着,多美的一个名儿,那是,蝴蝶的翅膀吗,清莹通明,欲去芬飞的凄丽”。

    你听见了山雪坍塌吗,月亮挽起了幽凉白纱,直至片落内幕,曲终而惘然,人亦在乍梦乍醒中,影片给人的震慑,就像一道道浪潮水和心火,一遍遍的向你扑来,扑来,扑来......眼似海深就,心是纠缠的花啊......

    “每一个看过蝶衣的人,必定会说“哥哥”演的真好,当然好啊,看得人出不了戏,演的人还在戏里”。

    即便多年之后,我仍然会浅浅又深深地忆起,他是牡丹亭里的杜丽娘,他是红幔下的霞衣贵妃,水钻花簪压鬓,凤冠翠石点面,影儿袅袅婉婉,声儿百转,“高力士,你敬的是什么酒——”,他站在戏台上翘着兰花指,执扇轻舞,那云手回眸间的一一笑,似乎唱就了千各样的风情无限。

    我最喜欢的是在后台妆房里的那一幕,蝶衣执下笔为小楼悄悄地画眉,镜中影儿迷迷晃晃,含糊的映出他俩的容貌,那一瞬间的岁月,格外的安静,而夸姣,似乎天底下只剩他们两个人,或许这亦是蝶衣最欢欣的顷刻,他在为他的霸王描画,他的霸王,在台下的这一刻,是归于他的。

    “蝶衣,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

    “说好了一辈子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能算一辈子!”

    “就让我跟你好唱唱一辈子戏,不行吗?”就让我跟你好一辈子,不行吗?戏台上的大红纱幔飘啊飘,西皮摇板咿咿呀呀唱啊唱,人哪,转回来,转回去,哪里又是个结尾。

    (三)

    文革是我国文明史诗上的一憾,年少时分,跟着父亲每回读到焚书坑儒、文明大革命的前史华章,心里头都会不由酸涩难晦不已,“多么惋惜啊,该丢掉了多少瑰宝般的经典文著艺术!”

    影片的晚期正是文革时期,我看到了京剧戏曲,从它的荣华兴盛走向了衰落衰落的时刻,也看到了在曩昔动乱时代里的人物命运。从这一刻起,我开端理解了这部影片带给我的震慑,它提高于蝶衣的爱,他爱段小楼,他爱他的虞姬,他爱我国的艺术和文明!

    那是一种火热如火的色彩,鲜红的,悲绝的,张狂燃烧着,至死纠缠着,爱的歇斯底里,宛如一个痴儿,他只需他的戏,只需他的霸王,那便是蝶衣的终身。

    “试问天底下,还有这样朴实的一颗心吗?”还有吗,即便生在浊世,生在苍莽人世,人道还会向善吗?看到小楼和菊仙、蝶衣在彼此揭露的局面,真的无尽悲惨慨叹,人道不免,人道不免,好一个人道不免!

    “你们都骗我。我揭露,我揭露我揭露断壁残垣我揭露花团簇拥!”

    看到此处,泪水呜咽早已落了满庞,让咱们去供认人道的卑恶,这实在是一件十分哀痛的工作,让咱们去认清爱人的脆弱和变节,更是一件苦楚十分的工作,“他爱的是什么啊,她爱的是什么啊,他想要寻觅的!又是什么啊......”咱们为何会如此,假使咱们生在浊世,还会具有一颗朴实的心吗?

    “假如,必定要看见爱人心中的乌黑,我期盼在我看见之前死去,由于,心死和死去,必定是心死的感觉更难过些,对吗......那肯定会跟裂掉一般......”她坐在红木桌前,捂着脸悄悄梦话道。

    “故事快完毕了。”她悄悄地说着,迷蒙地笑了笑,那笑又恰似在哭。

    “后来,相隔11年后的蝶衣和小楼再次在戏台上重逢,他们演了最终一出戏——《霸王别姬》,跟着小楼的一句:“在——哪里!”,蝶衣回头悄悄地笑了,然后拔出小楼腰间的佩剑,自刎在戏台上,影片从此闭幕了。”

    望着戏台上蝶衣的死,忽感无比迷惘空落落,只叹是人生如戏,戏中人生,灯马走遍梦一场。

    “我历来,没有看过这么好的一部电影。”

    “太美了,真的,我爱。”她静静地翻开了歌碟,放着张国荣的《当爱已成往事》。

    “让咱们静下来听一首歌的时刻吧,慢躺下来聊聊,最终一个故事。”

    (三)

    爱,其实是什么呢?

    我看到了荆棘鸟为歌声而张狂,蝶衣是为戏而疯魔,为霸王而痴缠,他们爱的相同深重而火热,爱的那么决绝,那么的顽强,至生至死从一而终。

    “但是,我仍然不理解爱。”我能感遭到他们身上,有一种令我哆嗦的欢欣而哭泣,那种含糊的、含糊的、类似的情境,隔着一层雾,飘着月亮白纱,叫我悄悄看它,悄悄为它入神,清楚含糊,却悸动到骨子里,清楚深入,却含糊似乎看也不见。

    “最终一个故事,是音乐剧——《剧院魅影》,也叫《歌剧魅影》。”

    它是我最喜欢的一部音乐剧,我从未想过我的耳朵有一天也被俘惑了,当《The phantom of the Opera》这首歌悄悄响起,逐渐迷离昂扬崎岖,男女歌声交叠相融,宛如听到了一首悲怆而绚丽的史诗,它在呼叫,它在呼叫啊,呼叫着她的酷爱,呼叫着他的爱。

    “Sing, my Angle of Music

    唱吧,我的音乐天使

    Sing, for me

    为我而歌唱

    Sing, my Angle

    唱吧,我的天使

    Sing, for me

    为我而歌唱......”

    魅影,宛如其名,是一个奥秘、而充溢魅惑的,含糊、无处不在,宛如鬼怪般的影子。

    他穿戴一件黑色的披风,脸上戴着半边残损的雪色面具,低旎或沙哑的哀唱着无比温顺的歌声,火热压抑又张狂的爱情,不断翻滚着歌剧院里,吼叫着,眉眼间,歌声里,我魅影在这里,看着镜子里的你吧,我就在那里,看着我吧,看看我吧!

    “克丽斯汀!我的音乐天使!”

    他似乎是一个在寻觅爱的孤单孩子,他才调横溢、酷爱音乐,神往光亮、惧怕孤寂,他面庞可怖、自卑灵敏,他温顺浪漫、偏执痴缠,巴望着爱,又惧怕着爱,似乎是一个融合了许多人心思昏暗面的杂乱体。

    “或许,人活在世上,自身便是一个对立的杂乱体。迷惘在人生的患得患失中,惆怅在爱和恨的欢欣沉痛里,不断的否定自我和迷之自傲,永远是仁慈与歹意、理性和理性的结合体。比方:魅影。”

    犹记住他站在地下宫廷里,悄悄地和入神雾幽幽,唱起了《夜之乐章》The Music of the niaht,那是一种似乎近似哀语般,怜语般,迷梦般的梦话情愫,轻声地劝慰着,告知克丽斯汀,来,让我悄悄翻开你的门吧,请你闭上眼睛,悄悄细听,感触着风,感触着心,感触着音乐,感触着咱们吧!

    你将会知道,这多么美好,那是令你如痴如醉的音乐啊,是你所宠爱的歌声啊!跟着我一同歌唱吧,我将具有你,你将具有我。

    克丽斯汀在那一刻感遭到的情境,必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描绘的美丽,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感动和心意相通,所以克丽斯汀陶醉了,沉溺在魅影的梦境王国里。

    “我似乎能感遭到那一种类似的情境,比方,两个相同酷爱艺术的人相逢了,他们神往孤单而心怜相惜。”

    他引领着她,她雀跃地来;她神往地望着,他轻声地说着;她沉溺地倾听,如饥似渴,他欢欣的挥舞,如鱼饮水。

    他宛如她的师,她亦宛如他的师,她又是他的友,他也是她的友,他听到了她对艺术的酷爱,她看到了他对艺术的爱,所以他们逐渐的接近,开端欢欣共舞、倾吐、融合。

    “哦!这多么美好!”她在唱。“哦!这真是美好!”他在唱。

    “但是,这是什么?”她在问。“但是,这是爱吗?”他在问。

    (四)

    爱是什么呢?

    一个人对艺术的爱和爱情的爱,两者,是一起存在的吗?

    “艺术和爱情”的涅生,比如“爱和创意”两者之间的彼此关系,我爱他,创意因他而生,他是我创造的源泉,但是假如有一天,创意没有了呢,我是否不再爱他了吗?而我又该怎么知道,艺术和爱情之间的差异呢?

    克丽斯汀知道吗?魅影知道吗?爱是什么?

    克丽斯汀崇拜过,神往过魅影,曾为他的音乐而入神,曾为他的才调而信服,也曾由于他的奥秘而幻想过,那是一种极端特别的情愫,如师还如友。

    而魅影是怀着有一种对音乐的深爱去期待着克丽斯汀,也带着对爱情的神往与幻想去走近克丽斯汀,他期望克丽斯汀将他的音乐全都展现在舞台上,所以他一步步教训着她、引领着她走入音乐的天堂。

    情之所至,爱之所至,抱负所至,所以魅影变得好像爱着他的音乐一般,去深爱着克丽斯汀,对她倾泻了一切的热心和期盼,在地下河的夜之乐章里,他们的歌声彼此共识,他们的情境环绕相融,似乎在那一刻,抵达了彼方的魂灵里。

    直到在他在醉心于音乐创造的时分,克丽斯汀偷偷地摘下了他的面具,魅影惧怕地失控了:“You little demon!”或许从那一刻起,他们的故事就注定了走向了一个悲惨剧,走向了一个爱恨情仇的结尾。

    由于他从出世便是一个从未被世人所善待过悲惨剧人物,人生的境遇和母亲的遗弃,注定了他的性情上有着太多不完美的当地,“他惧怕克丽斯汀由于这张脸而脱离他”,所以,他如诉如泣,如怨如慕,悲切又失望地唱了起来。

    “That fate which condemns me to wallow in blood,

    命运咒骂我在鲜血中打滚

    has also denied me the joys of the flesh

    也否绝了我对肉体的高兴

    This face - the infection which poisons our love

    这张脸,乃毒害咱们爱情的流行症……”

    直到他望见克丽斯汀与儿时玩伴拉乌尔,在巴黎歌剧院的楼顶,海誓山盟的时分,魅影的梦开端破碎了,碎掉的是他对音乐的梦,是对爱情的梦……

    “莫非,他又要被扔掉了吗?为什么上天如此对待我,我的音乐天使,为什么连你也要扔掉了我这个心碎的人儿哦……”他开端变的妒忌张狂,偏执占有,宛如天使,宛如魔鬼,一遍遍唱诉着、厚意地哀求着克丽斯汀的爱意。

    “Say you'll share with me one love, one lifetime

    说你愿与我同享一份爱情,终身一世

    Lead me, save me from my solitude

    指引我、解救我走出孤单

    Say you'll want me with you here beside you

    说你需求我陪你在此,伴你身旁

    Anywhere you go let me go too, Christine that's all I ask of——

    不管身往何方,也让我同行,克莉丝汀,那便是仅有的要求——”

    他唱的多么的温顺纠缠又哀伤啊,就像一个巴望爱的孩子,蜷缩在乌黑的夜里,怀有着身躯不断地呜鸣,近似低微地、又张狂地朝她伸出手,巴望得到那一丝丝的爱抚,由于音乐,他走近了她,由于温暖,他抱住了她,由于惧怕,他请求了她……

    魅影的爱,对克丽斯汀而言,就像一道道火热的猛火吼叫而来,浓郁的要将人吞没,这种爱情,往往是可怕的,乃至或许毁了对方,包含他自己。

    最终,直到一切的癫狂和痴缠都曩昔,一切的戏曲都闭幕了,他似乎赢了,他把克丽斯汀带回了他的地下宫廷里,但是当她近似悲叹又怜惜般地轻柔一吻,也吻碎了他的心肠,魅影总算理解,他的音乐天使啊,不会再回来了,他的克丽斯汀啊,早已脱离了,他一个人寂寂地站在地下迷宫里,放下了一切的执念,落下了半边雪色面具,消失在地下迷宫里。从此,巴黎歌剧院再无魅影。

    “是啊,他总算学会了爱一个人。”

    “Say you'll share with me, one love, one lifetime...

    说你愿与我同享一份爱情,终身一世

    Say the word and I will follow you...

    说出这句话,我便会跟从你

    Share each day with me

    与我同享

    each night,

    每一天

    each morning...

    每一个昼夜晨昏

    You alone can make my song take flight -

    唯有你能令我的歌声飞扬

    it's over now, the music of the night!

    现在完毕了!夜之乐章!”

    “《剧院魅影》是一部让你的耳朵,眼睛,心灵、感官都穿透撼动的音乐剧,虽然魅影身上有着残损美之处,而你仍然会为他的歌声落泪,为他的情感而悸动,为他的身影而入神,整篇乐章宛如一阙纠缠绮丽、浪漫而忧伤、悲凉而隽永的爱之诗篇。”

    “假如有生之年里必定要挑选一部音乐剧,就请你去看一看《剧院魅影》吧!”

    “这三个故事,真是长啊,似乎走过了绵长的岁月,才足以将它们一一道来。”她喝着红茶悄悄地笑着,指尖漫漫舞蹈,低垂的眸色里是那样的温顺纠缠。

    当韶光将悉数都消散去,你的心中还剩余什么呢?

    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很长,我必定会遇到更多令我感动的、热泪的欢欣、那些浅淡又深入的,含糊,深颤到魂灵里的悸动。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