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诗歌内容页

  • 现代诗歌
  • 古词风韵
  • 爱情诗歌
  • 伤感诗歌
  • 赞美诗歌
  • 谈诗论道
  • 原创歌词
  • 儿童诗歌
  • 诡秘图之画乾坤

    时间:2020-04-23 20:05  作者:扁豆  热度:
      

    花谢花飞花满天。

    又是一年清明晰。吕哥哥脱离我好久了,寒哥哥脱离我也好久了。

    这样时节,我却不能看看他们,他们是“义兄”,我是不着调的老妹子,不能去他们安眠的当地。

    我也不想去,没有亲眼看他们入土,他们就总活着,或许,每个夜晚,他们都在健身场的小亭子上,看着老妹子缠棍子,打拳吧?

    碧桃又要敞开,我看着花苞,数着日子,花苞裂开丹红,钻出的却不是花儿,点点的小绿叶,颤魏巍地抖着,我细心寻觅,才发现花骨朵藏在叶子底下。

    本年,碧桃茂盛,花束满枝,风姿绰约。

    我独安闲碧桃林里,人们在树林外跳广场舞,鼓乐喧天,震得天空动乱,显得林内孤寂。

    我喜爱听故事,父母哥哥姐姐想让我安静,就给我讲故事,我缩着脖子听,听得大腿肚子转筋,小腿肚子打颤,每个毛孔大开,才觉得过瘾。

    妈妈讲了个鼓画的故事。她说,杨柳青的画,每年鼓一张。你买来画,白日看着是画,晚上,这画就活了。金银财宝也变真了,大闺女小媳妇也从画上下来了。

    “小女婿也来了。”姐姐说,“把老妹子背走吧,老妹子天天出骨钉儿!”

    我白白眼,妈妈又接着讲起来。

    “这画里啊,有大苹果,大香蕉,大马铃薯,大白菜。”

    “妈妈,别让这画里长大白菜吧?”我说,“咱家有的是大白菜,让画里有大西瓜吧?”

    “行!”妈妈说,“就听我老闺女的,让画里有大西瓜,处处都是叽里咕噜的大西瓜!”

    我欢欣起来,神往年末去商场挑鼓画,发个大财。

    一年一年的画,却没有鼓过一张半张,年月逝去,转眼间,我不去探求画是否会“鼓”,这样故事招引不了我了。

    我收集惊悚故事,喜爱把人吓得脚底板子软的故事。

    一切的故事都达不到这水平,我自己给他人讲故事,期望把他人吓得发酥,由于讲故事技术太高,故事没有讲完,自己就出溜了。

    咱们会笑起来,说,老妹子真有本事,编这好故事,老妹子,您自己出去走几步吧?

    我探头往外看,外面漆黑一片,没有一点亮光。自己讲故事吓趴自己,这要是传出去,咱们不得笑掉大牙么?

    我打听地走出屋子,为了证明自己胆大,我想到南屋去。

    南屋很寒酸了,窗户极小,门子烂了,听街坊说,这门子是棺材木做的,我问她怎样知道,她说梦到一个穿古旧衣服的女子天天跟她要房子。

    “老妹子。”她说,“这女子穿红衣服,绿裙子,黄鞋子,她趴我家房梁上,天天哭,跟我要房子,说咱们的南房用了她的棺材板。”

    “你哄人编故事吧?”

    “老妹子,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街坊姐姐说,“只需姐姐睡觉,这女子就来了!哭哭啼啼,骂骂咧咧!”

    我怀疑地转转眼球,这姐姐咬着嘴唇,看不出面部表情,只觉得奥秘深邃。

    “不要到南房去。”她说,“南房有乖僻。姐姐我就不去南房!”

    “瞎鬼!”我戳穿她,“你天天到南房去,你不去南房,大口袋里的的花生和瓜子莫非是鬼偷的?”

    提到“鬼”,我又伸伸脖子,复缩回来。

    “也备不住是鬼偷的!”这姐们说,“说不得他们也爱磕瓜子吃花生呢。”

    “姐姐但是善意提示你!”她说,“当心南房的鬼!”

    我推开她,再看看南房,毕竟没有进去。

    南房黯然地站立,它比我的岁数还要大,又低又矮,放满东西,房梁吊一盏小灯儿,光线昏暗,暗影却重重叠叠,小灯闲逛,暗影就活了过来,耀武扬威,阴气森森。

    我伴随着南房长大,天天梦想南房的故事,这漆黑的南房,衍生很多剧目,他们击打锣鼓,咿咿呀呀地唱曲,比照这边阳光明媚的茅草屋,天天演青红柳白的大戏吧?

    小时候,我跟妈妈去南房,家里的零食都贮存在这里,我牵着妈妈的衣角,战战兢兢地进了南房。

    南房是个瑰宝,处处是大口袋大箱子,口袋紧着扣儿,箱子上着锁,陈旧奥秘得力气涌动,我看着看着,觉得有什么扑过来,腿就抖抖,抓着母亲的手也苍白起来,把脑袋钻进母亲的衣服底下,再逡巡地上,又怕地上伸出惨白大手来。

    咱们就会笑起来,又热心聘请我讲故事,表明助威,又对我各样夸奖,我匆促谢绝善意,连喷香的花生瓜子也不吃了。

    我怕这屋子,他藏满隐秘,他是曩昔人的国际吧?就像鼓画相同,看着没有生命,晚上却能够活过来?

    吕哥哥在正月十七逝世,寒哥哥卒于正月三十。

    一晃眼,他们脱离好多年了。

    我现在头发斑白,单独回到老宅,这南房愈加破财,旧家具占有了南房,想钻进去,都好不容易。

    我喜爱在南房流连,这南房仍然有许多隐秘,不过隐秘没有了惊悚的滋味,它苍白无力,失去了浓墨的古雅,没有了见识。

    我拾掇南房的旮旯,清扫洁净,摆一张破床,支一顶白纱帐,放一个艳红枕,造一处荫蔽。

    我堕入怀念中,这两个兄长,连骨殖都不会再有了吧?

    我躺在旮旯里,蜷曲自己,健身场的欢声笑语早就被瓢泼大雨离散了。

    我扭过身体,屋檐下,寒哥哥看着我,他现已很老了,老得不能伸直身体。

    他有一对凤眼,这凤眼跟记忆里的凤眼重合,他与减哥哥如此类似。

    我自己有三个哥哥,我考虑,南房幽静,碧桃林也寂寂,碧桃林外有车流,碧桃林比南房更清凉无声,我哥哥们都心爱老妹子,为什么,老妹子有这么深的恋兄情怀呢?

    我闭了眼。

    有女子在哭,吱吱呀呀,抽抽搭搭。

    我抬眼看去,这女子坐在房梁上,她着红衣绿裙黄鞋,长长的裙踞垂下来,在家具上扫来扫去。

    她极美丽,柳肩细腰,侧着脸颊,这脸好像剪纸,小巧心爱。

    “你是谁?”我问到,清凉得八月,桂花从明月而来,彻骨的严寒从脊背冒出,“为什么到这里来?”

    “我是你啊,老妹子!”她说,细白牙齿咬住下唇,下唇淡红,咬出一个痕迹,“我是你啊,老妹子!”

    我看着她,一时痴了。

    “我是千娇百宠的老妹子。”她咯咯笑了,抓抓衣袖,“我被困在这里啊!走不出去了!”

    “为什么?”

    “为什么?”她说,“我是一张画。”

    “鼓画?”

    “当然!”她骄傲地说,从房梁掠起,惊鸿一瞥,屋里全部是她的影子。

    我觉得目光纷乱。

    “'我要找到画。”她落在我的面前,一股腐朽得泥土滋味扑面而来,“我找到画,就能够鼓出来了。”

    “画在哪里?”

    “你说呢?”她哀怨地看看我,这样美的眼睛,长长的,跟记忆里的凤眼如出一辙,“好决然的老妹子。你忘掉减哥哥了么?”

    我抓住胸口,咬紧牙齿,复伸舌出来,预备咬破舌头,破了这谜证。

    “不幸的老妹子。”这女子说,“你心里还有一个哥哥,对不对?”

    我看着她,她真是美丽,她美丽的衣裙,却带着泥土的腐朽,她像从悠远的韶光而来,年月割去了她的鲜媚。

    但是,这种淡极始艳的魅力,却如骷髅芳华,片刻芳香。

    “我在你心里嘛!”她伸出手,直直点在我的檀中穴,“我在这里,老妹子!你禁闭了我的画,那是一张白纸!是我栖息的家。”

    我咽口唾沫,只觉得浑身盗汗,我进了魔怔。

    “脱离她,老妹子。”有低低的声响传过来,“这是你的错觉,老妹子。”

    “这是你的病根啊,老妹子。”有人说,“你在做梦。你在整理病的来历。”

    “这些都是你的梦境。”又有人说,“脱离她,老妹子。她是你的梦想,而咱们……”

    我伸出手,抓住胸口,痛苦的感觉刨心挖骨,虎啸而来。

    “她是我的错觉。”我指着这女子,女子千娇百媚,她迤逦而来,长的衣袖飘飘过寒酸不堪的家具,这女子腾空站立,她背面隐一轮明月,她乘这月光,南房似乎进入魔法国际。

    “你们是什么?”我问到,“她是错觉,你们呢?”

    “咱们是你的怀念。”他们说,“没有人不会怀念。”

    “咱们是你的哀思,清明节的怀念。”他们说,淋淋得春雨撒到房顶,这记忆里的凤眼又一次呈现,这美丽得凤眼击打我的身体,一片刻,痛入心扉,不能自拔。

    我还有一个哥哥,我喃喃到,他在我的五岁,就消失了。我处处找他,没有人见过他。咱们都说老妹子有梦想症,臆造了一个哥哥!

    我激动起来,扑曩昔,却跌落到地上。

    女子落下来。高高在上看着我,伸出一双荑。

    这手真美丽,年月的刀没有刻在这手指上。

    “老妹子,”她说,“我是一张鼓画,看着是画,可我会鼓过来。”

    “你便是我的白纸。”她低低沉沉地吟笑,“我需求你。”

    “我精干什么呢?”

    “毁了你呀!”她说,“我能够进驻你的心里。”

    “为什么?”

    “梦想症。”她说,“我是你的臆症。”

    “我哥哥呢?”

    “咱们不是臆症”有声响说,“咱们是怀念,老妹子,这不相同!”

    女子遽然变了色彩,她扭头痛斥,又走过来,嫩柳扶风,自始自终,这是我梦想的一切夸姣。

    她蹲下来,手指抓住我的咽喉,严寒的触觉,我垂头看,这手指青烟相同,若隐若现。

    我茫然看着,复昂首看去,南房窗户洞开,绚烂的光线射进来,把漆黑的旮旯照得雪亮。

    “我是一张白纸”我企图站起来,“我是一张鼓画?”

    我勇敢地抬起头来,这女子风姿绰约,她抬手遮住眼睛,魅力的大眼瞪出了惊慌。她看着我,目光忽地涣散了。

    “兄长没有存在梦想里。”我遽然想理解了,“只我自己存在梦想里,兄长存在牵挂里啊!”

    “我可真是个小笨蛋。”我看着这女子,她惊慌万状,向后退去,“你不是要我么?我是一张画罢了。”

    “那你就把我拿去吧。”我说,“把我卷起来,随意挂在哪里好了。”

    女子蹲下去,更深的墨吞没她,她像工笔画相同,又被罩了一层重彩。

    但是,她却干煸了,缩短了。

    她落到尘土,消失不见了。

    屋子从头安静,我睁开眼,自己好好躺在小床上,白纱帐顶爬过一只大蜘蛛,模糊间,他对呲牙咧嘴,哈哈笑了。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