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内容页

  • 爱情小说
  • 青春校园
  • 都市言情
  • 故事新编
  • 微小说
  • 纯真年代
  • 短篇小说
  • 梦回天上人间

    时间:2019-11-25 21:05  作者:芙蓉莘莘学子+  热度: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乐师低转的歌声,渐渐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此时我对面的人,正静静地坐在那,一身素雅的白衣,也藏不住他那与生俱来的气质。骈齿重瞳,生的一副帝王相,而他此时,并不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而是一副疲倦慵懒的神情。

    “违命侯,此曲再唱下去恐怕不妥。” 曲唱到了一半,就被旁边衣着亮丽的宫女打断。打扮艳丽,神采奕奕的宫女,与一身素衣的他,形成鲜明的对比。他虽然明面上被封为侯,可这天下的百姓都知道这只不过是当今皇帝用来羞辱他的一个封号。这偌大的宋朝,连一个小小的宫女,也都不曾把他放在眼里。

    他皱了皱眉头,将目光久久地放在宫女身上,重瞳中含着隐隐不尽的哀意。“哐”,他似是用尽了生平最大的力气,将茶杯打翻在地,“唱,接着唱”。他还是头一次有这么大的怒火。他一直都是平静的,甚至那天宋军攻进金陵,他也只是倘若无事的从龙椅上下来,褪下那一身代表着权力,却又束缚着他的黄袍,然后平静地躺到那棺椁上。宫女被惊了一下,脸色苍白,立即退出了房间。我看了他一眼,“你就不怕那宫女去禀告宋太宗?”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紧不慢的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茶,这才缓缓说道:“我都成了天下人耻笑的笑柄了,又何须太在意这些,何况南朝都亡了,空留我这个亡国皇帝又有何用?”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曲子唱到了最后一段,他起身走到窗边,“罢了 罢了”,他的眼里像有惊不起波澜的水,却又牵着绵绵的忧愁和无奈。“从嘉曾经写过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这江山无限,但终究已化为云烟。”我叫出他的初名,从嘉。李从嘉从心顺意,万世清嘉。可他再也不是那个“几曾识干戈”,只知道写“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沾花蕊嗅。”只知道沉迷于诗词书画,只知道和他的小周后日日笙歌。

    他望向窗

    美/文/美/句

    外,山光逐渐西落,红晕中,那长天飞鹊,也许是为牛郎织女搭建相会之桥吧!他别头轻叹了一声,曾几时,金陵在这一天也格外的热闹。南朝宫中,也会载歌载舞,而现在也只能慨叹一句:物是人非。在这汴京城待久了,他都忘了今日是他的生辰,连他和小周后金风玉露一相逢的缘分,也都被那几道宫墙给阻断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他遐想了多久,我正想要出去走走,就听见了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显然他也听到了,只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宋太宗就大步跨了进来,“好你个亡国主,国都忘了,还在这做诗来留念你的南唐。我宋朝子民,白白供奉你这么久,也不见你为宋朝说一句赞词。”显然皇帝是知道了消息才过来的,宋太宗身上的皇袍,此时刺激着他,提醒着他所受过的屈辱。他努力不去看向宋太宗,却瞥到了宋太宗身后,紧紧跟随的衣袂飘扬、卓约多姿女子。他睁大了眼睛,这正是他的小周后啊。他轻轻唤了小周后的名,小周后看了他一眼,又别过头去,似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憔悴!久别重逢后,她更消瘦了。他察觉到了小周后的无奈,突然瞥见桌上刚做完了的词,“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他突然唱了起来,这一举动更是彻底激怒了宋太宗。

    “本想让你苟活几天,结果你倒是诚心寻死,那好,那好,来人,给朕的违命侯赐酒。”宋太宗脸色黝青,唤身后的宫女,端来一个装满酒的酒杯。他知道

    美/文/美/句

    是一

    美/文/美/句

    杯毒酒,他给自己壮胆,“李从嘉喝下去就好了, 就不会有束缚了。”随即他高举酒杯一饮而尽。一滴眼泪悄无声息的从他的脸颊滑落,我看见他最后的余光,是向着小周后的,“别了,我的南唐,别了,我的小周后……”

    他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他身上的那一袭白色囚衣……

    我咋一觉就到了南唐灭国那年,开宝八年。那一年,白雪纷纷,街道上格外的凄凉。我看到他正当着宋朝皇帝的面,脱下属于他的皇袍。金陵皇宫外,布满了南唐百姓,士兵,却是宋朝的士兵,他面不改色的牵起小周后的手,一步一回头的走向那囚笼。昔日高高在上的帝王,此时却成了亡国阶下囚。我认出了他,他就是那个被当成笑话的皇帝李煜,他亦是那个以“一江春水向东流,以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来表达自己对故国思念的亡国帝王。我后来跟随着被俘的他,来到了汴京,他再也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才子皇帝了。他学会了容忍,用诗词表达自己对南唐真挚的爱。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一开始从他接受的南唐,就早已支离破碎了。他只不过被迫当了皇帝,被迫接受他不喜欢的事物,又被迫承担这一切,但他没有退缩,他选择了经历风雨。就算是南唐灭亡了,他也仍继续讴歌着他的南唐,他的天上人间……

    此时他倒在了我的面前,倒在了宋太宗的面前,他所做的最后一首词正静静的在那洁白的宣纸上,就像过往南唐,也只剩下当年的旧烟月。

    我想,他也许是去守着他的天上人间了,而我也该回去了……

    似水流年5:我恋爱啦似水流年3:奋斗青春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