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 专题页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联系方式 投稿指南 投稿说明 审核标准 网站地图 TAG标签 友情链接 情感话题 最近更新 美文美图

有关哥哥的文章

  • 粉红月之骷髅戏
    2020-04-23

    秃老亮是家里第七个孩子,也是唯一男孩子。他爸爸重男轻女,偏偏生了六个女儿。据说,他妈妈怀着第六个孩子时,秃老亮的爸爸许愿,如果这胎是男孩子,就请一个村子人吃喜面。大家都恭维说,这胎肯定是男孩子!看这肚子,像个小锅,绝对是男孩! 谁知道十月怀胎...

  • 粉红月之骷髅戏(下)
    2020-04-23

    我挣扎,水草活了,刁钻古怪地缠绕在一起,结成碧沉沉的大团子,我咬着牙,摸索水底,这水底奇迹般平缓起来。 我想,自己也许是在岸边睡着了,又做个古怪的梦,一会,哥哥或者姐姐来推我,背着我回家吧? 我又爬起来,水底着了火焰,通红一片,有一双手握住我...

  • 古镇皮货子故事之娃说话
    2020-04-23

    村外,有一堵破墙,墙角都是青苔,砖缝里钻出小草。一大片一大片的鸡爪子秧摇摇晃晃。 破墙旁边有一道水流,从破石洞里翻出来,春天,小蝌蚪一群一群地游出,我们捉到手里,看着这些逗号。 他们在我的手心里,痒簌簌地,我的手把不紧水,水滴落下去,小蝌蚪...

  • 金簪子
    2020-04-23

    三十晚上,妈妈姐姐嫂子们包饺子,我分得一块面,用来做任何物件。 腊月二十三,我们小孩子就被炖鸡屁股擦了嘴巴,爸爸说,小孩子的嘴巴,不值钱,他们说什么都不算数。 不许说没有了,吃干净了,都扔了的话!爸爸说,要说吉利话。 什么是吉利话? 有的是,吃...

  • 乳儿(回忆录)
    2020-04-23

    冷风冷雨日月寒 母乳乳儿偎心田 霜月斜照窗台暗 昏灯床前母未眠 鸡鸣砍柴南埂坝 锄归村庄披晚霞 锅前灶后瓢盆响 脚底乳儿泥子抓 三春柳芽三春光 小儿蹒跚唤母娘 莺呼燕飞鱼儿跃 难得爷儿欢语响 姐姐背上课桌前 哥哥腿上碗沿边 日日暮暮逐流水 灯下针线密密连...

  • 宁愿相信有转世
    2020-04-23

    佛尚有言: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这世上真的存在转世吗?现在的我,宁愿相信人会有转世,这样,在此世的苦难和功德,必会造就彼世的幸福健康,也可使此世的亲人有些许的慰藉,甚好,甚好 就在愚人节第二天的凌晨,哥哥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多希望那是愚人...

  • 一梦故里
    2020-04-23

    (1)今天那位白衣少年又来了,父王依旧没有见他,那少年是争霸的少主,他人都管他叫争霸俊,他的真姓名叫什么咱们都忘了,只知道他是争霸的少主,他的姓名里有一个俊字。我知道他是为了...

  • 犹及清明可到家
    2020-04-23

    现已好久没在梦中遇见父亲母亲了,昨晚上,竟相约挤进我的梦,践约的还有咱们的老家,不知是我引爸爸妈妈至故乡,仍是双亲领我入家园?春水初盛,河滨草青,飞燕呢喃,惹柳结绳。万物复苏的...

  • 亲爱的,你好吗?
    2020-04-23

    亲爱的,你好吗?我还没有遇见你,你却先受了伤2020年悄然而至,当我还沉浸在新年新气象的快乐中。而你却经历的着前所未有的困难。新型冠状肺炎来了,一个你抵不住,一个湖北省压不了,新型冠状肺炎悄悄地在中华大地上生根发芽 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每天醒...

  • 连里来了学生兵
    2020-04-23

    詹俊祥字江枫军旅日记六: 我的笔不知不觉再次回到小班长,小排长的视线里。难道说,这也叫峰回路转?不会吧,如果是这样,我还当什么兵?我的个天啊!这张司令不会是老糊涂了吧,他给全军配置这么多学生兵来当排长,有的甚至还当了副连长,这不是把大家往敌人...

  • 寻找阳光的心(一)
    2020-04-23

    有人为名而活,有人为利而活,我就是为情而活。情感就是我存活的根,如果一个人戒掉了所有的七情六欲那就等同于根枯了,得不到滋养的枝叶也会跟着凋零,慢慢死去。当然为情而活,自然就免不了为情所困,为情所苦。孩子都无法选择自己喜欢的人来做父母,父母...

  • 寻找阳光的心(二)
    2020-04-23

    (三) 如果说幼年的我经历的斥责和嫌弃是毛毛雨的话,那么少年时期就是狂风暴雨了。随着我和哥哥的长大,爷爷奶奶也年迈了,各种开销越来越大,仅凭 种地那点儿收成,常常是捉襟见肘。父亲老实木讷,对过日子真的是毫无主张。全凭妈妈精打细算,忙里忙外撑起...

  • 寻找阳光的心(四)
    2020-04-23

    (五) 我的感受从来不在她的考虑之中,小时候她曾经郑地有声地跟我说:在这个家里,该谁吃了,该谁喝了,该谁穿了我都看着呢,该给谁就给谁,不该给的你说也白说!其实主要就是教育我的,告诫我别眼皮子浅,挣吃挣穿的。可是她总是看到该给哥哥买衣服了,哥哥...

  • 莫忘离,白首不相离
    2020-04-23

    在他的心里,我只不过是救他心爱之人的药引罢了,可是我却还是深深的爱上了他 一、墨忘篱 墨忘篱,就像我的名字一样,墨永远不会遗忘了篱。 从他把我捡回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枚药引,救他心爱之人的药引罢了! 我望着坐在篱仙台上的尹墨上仙,...

  • 十块钱
    2020-04-23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黄土高原厚实的脊梁下,散落着一个个不知名的小山村,每当春耕秋收,就会看到漫山遍野忙碌的身影,他们戏谑的说自己是艺术家,在雕刻着满目苍夷的地球,用当地的话来说,就是修地球的。大山里的孩子大多在很小的时候就可以独立承担多项...

  • 来世,期待春暖花开
    2020-04-23

    春天,是个花开的季节,草长莺飞,慢慢踏过那条古胡同的长满青苔的砖块,在一家桃花灿烂门前,停了下来。那是我以前住过的地方,我是沈梦。 我和乔阳是发小,两家对门,一起长大。同样的学校、同样的衣服、同样的书包、除了性别,几乎什么都是一样的。这条胡...

  • 那段岁月那首歌
    2020-04-23

    60后的我,算是唱着《我爱北京天安门》,跳着忠字舞,吃着面糊糊,穿着补丁裤,贴着大字报,写着批判稿,挥着支农锄,手拿捡粪的小镰刀长大的一代。在经历过大半个人生磨砺,走过世间的坎坷崎岖之后,才发现,情感的潮汐,并没有冲走儿时的记忆,那段岁月啊...

  • 诡秘图之大一横
    2020-04-23

    二哥是个传奇人物。我和他的感情很好。他涉猎广泛,能够辅导我。 小时候,爸爸看我写大仿,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书法练习。爸爸管的严,杜家祖传书香,没有了所谓门第,穷得只剩了书了。所以,我们都要在极小的时候,坐在破桌子前,乖乖写大仿。 二哥天份极高...

  • 诡秘图之吊客儿
    2020-04-23

    田哥哥吊死了,今天早晨,他吊死在槐树林里。 田哥哥做小买卖,卖各种玩偶,他的小铺子,备受女孩子宠爱。 母亲很少给我买玩偶,她说,这小人儿有了灵气,晚上会活过来,过年过节,这些布娃娃必须放到南屋里,不能总让他们跟小孩子在一起。 玩偶会活过来?我...

  • 宝贝传之春蓟
    2020-04-23

    小路两边的枯草里,隐藏着一株春蓟。 我仔细分辨,认出是大蓟。她长了五片叶子,植株上全部是大刺。花球也长出来了,短小尖锐的肉刺疙疙瘩瘩。 大蓟比小蓟壮实,大蓟的刺儿比小蓟猛烈,花朵硕大,色彩明丽。 春蓟是第一拨野菜,味道苦涩,遍生大刺儿,不为所...

  • 首页 
    1 / 19页
     下一页